全國各縣市 殯儀館 火化場 合法禮儀社 合法墓園寶塔 合法生前契約
粉絲團
臨終處理
喪禮流程
喪葬費用
禮儀公司
墓園/寶塔
禮儀用品
慎終追遠
殯葬文書
身後事
遺囑/繼承
生前契約
預約葬禮
環保自然葬
禮儀師
寵物天堂
臨終關懷
悲傷輔導
消費權益
喪葬禮俗
名人說生死
喪葬文選
好書共享
電影分享
喪禮證照考試
產業動態
殯葬革新
殯葬藝術
銀髮生死教育
兒童死亡教育
專訪演講
生死教育
殯葬新聞
殯葬論壇
殯葬政策
►107/5/19(六)「生命桌遊館」之「穿越時空」桌遊活動報名中 


星期四一大早天氣就顯得很陰鬱。雨一直不停地下著,天空晦暗。居禮夫婦雖然埋首於工作,仍不能忘懷四月的驟雨。彼埃爾參加了理學院教授聯會的午餐後,還得去出版自己著作的郭齊威拉書店校稿。末了還要到研究院去,瑪麗也有許多瑣事要做。
早上匆匆忙忙,居禮夫婦彼此幾乎沒有打過照面。彼埃爾在樓下喊瑪麗,問她是否到實驗室去。瑪麗正再樓上替伊蓮與伊芙穿衣,她答說她也許沒有時間——但是她的話在吵雜聲中被淹沒,前門砰然關上,彼埃爾匆匆出門了。
當瑪麗和老居禮醫生、兩個女兒一起吃午飯,彼埃爾正在丹頓街的科學會館,跟同僚們在親切的談話,他喜歡這種安詳的集會。大家一塊討論學校,索本和研究工作的問題,由普通的會話轉到實驗室突發的事件,彼埃爾立刻提出支持減少研究工作者受危險的計畫。
將近兩點半,他笑著起身告辭,向他的同伴們說聲再見,然後和晚上還要晤面的榮˙別林握手。走道門檻時他機械地向天空眺望了一下,他皺著眉頭看著陰霾的天氣。他照例打開那把大雨傘,走入傾盆大雨中,朝著塞納河區走去。
到了郭齊威拉,他發現所有店門緊閉,仍在罷工期間。他離開郭齊拉威書店,沿著道斐納街走,馬車夫的喊聲叫囂著,還有附近車道上電車尖銳的軋軋聲。這一條載貨過多的古老巴黎街道顯得多麼無奈而雍塞!兩行交通車輛要通過,車道簡直沒有空隙。午後時際,因為行人太多,使得人行道變的更為狹窄。彼埃爾本能地找到一條沒有什麼人走的路。他有時走在街道的欄石上,有時走在街路中。以一個追索著冥想的人那種不穩定的步伐走著,他的眼光凝視,神色嚴肅。他究竟在想什麼?他正在進行的實驗?或者想著放在口袋裡他的友人烏里曼寫給科學院的報告?或者再想瑪麗呢?……
他跟著一輛緊閉的出租馬車後面,在柏油路上走了幾分鐘。這輛馬車慢慢地滾動著,朝著波恩紐夫駛去。在濱河路和這條街的轉角處,噪音更加刺耳,一部電車沿著河濱正駛向孔柯魯德廣場。一輛由兩匹馬拉引,載有重貨的馬車從橋端衝奔而出,快速地進入道斐納街。
彼埃爾想橫過車道,走入另一邊人行道。他像一個心不在焉的人一樣,忽然移動,離開了出租馬車的庇護。馬車的四腳箱始終擋住他的視線,他向左走了幾步,但他卻碰上了一頭激怒的野獸,牠是那輛載重貨的馬車,其中的一匹馬,那時正通過這輛出租馬車。這兩輛車子的距離窄得令人頭暈目眩。驚慌得彼埃爾用一種笨拙的動作,企圖攀住貨車馬匹的胸前。馬的後腳突然站立,這位科學家的鞋跟在潮濕的路面上一滑。哇的一聲叫喊,接著是十幾聲恐怖的尖叫聲,彼埃爾跌倒在兩頭凶猛的馬蹄下。路人喊著:「停住!快停住!」貨車夫急忙勒住韁索,可是沒用,馬匹仍然朝前駛去。
彼埃爾倒下來,仍然活著,一點沒有受傷。他沒有喊叫,幾乎沒有動彈,他的身子穿過馬蹄間卻沒有一點傷。然後他置身於馬車的兩個前輪中間,奇蹟是可能發生的,然而這牽拉著六噸重龐大質量的馬匹,又往前拉了幾公尺。左後輪碰到一樣脆弱的障礙,在通過時把它壓碎,那是一個前額,一個人的頭顱。頭蓋骨霎時破裂,鮮紅黏性的物質往四方迸濺到泥土中:這是彼埃爾˙居禮的腦髓!
生命在瞬間被攫奪,警察抱起個還有些溫熱的身體,他們喊了好幾部陸續開過的出租馬車,但是沒有一位馬車夫肯用自己的車子來載那滿是污泥,又在流血的屍體。幾分鐘過後,好奇的人群圍攏來,愈來愈密集的群眾,環繞著這輛不曾動彈的載貨馬車,並朝著這位不知為何而造成這場慘劇的馬車夫魯易˙馬納發出怒喊。最後,兩個男子拿來一個擔架,把這位死者放在上面,在藥局做了不必要的停留後,就被運往附近的警察局。他們在那裡打開他身上的皮夾子並檢查他的文件,消息傳開,這位犧牲者竟是彼埃爾˙居禮,一位教授,一位著名的科學家。騷動更加厲害,許多人揮起拳頭要對這個車夫馬納施以威脅,以致警察必須介入來保護這個馬車夫。
醫生道魯威先生,用海綿洗淨那張血汙的臉,檢查頭部的傷口。他計算二十分鐘前還是一個好端端的頭顱,現在是十六塊碎片的頭蓋骨。理學院接到電話通知,不久在格蘭˙卓吉斯坦街微暗的警察局,一位斯文富有同情心的警察署代表人,他是一位書記先生,看到兩個屈身的人影:實驗室物理助手克雷魯先生在那裡抽咽飲泣;還有馬車夫馬納,他紅腫的臉上也是淚流滿面。
彼埃爾被平放在他們兩者之間,他的額上綁著繃帶,臉仍然完好露在外面,顯出對任何事情都豪不在意的樣子。
長有二十英呎的運貨馬車,滿載著軍用制服,被拉到門口來,濺在一個車輪上的血斑漸漸被雨滴抹拭了。這些碩大、年輕的馬匹,因為主人不在而隱隱感到不安。牠們恐懼地立在那裡哼著鼻息,並用馬蹄踢打著路面。
不幸降臨到居禮家。汽車和馬車沿著牆垣不能十分確定地來回開著,然後停駐在這條安靜的街路上。

 
用LINE傳送






















◆美國得來速喪禮



COPYRIGHT 2009‧本站所有圖文皆受著作權法所保護‧轉載請註明出處
三月春雨有限公司 TEL:04-2378-0123│E-MAIL:service@sycy.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