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國各縣市 殯儀館 火化場 合法禮儀社 合法墓園寶塔 合法生前契約
粉絲團
臨終處理
喪禮流程
喪葬費用
禮儀公司
墓園/寶塔
禮儀用品
慎終追遠
殯葬文書
身後事
遺囑/繼承
生前契約
預約葬禮
環保自然葬
禮儀師
寵物天堂
臨終關懷
悲傷輔導
消費權益
喪葬禮俗
名人說生死
喪葬文選
好書共享
電影分享
生死教育短片
喪禮證照考試
產業動態
殯葬革新
殯葬藝術
銀髮生死教育
兒童死亡教育
專訪演講
生死教育
殯葬新聞
殯葬論壇
殯葬政策
►TED演講─談死亡是誰的權利? ►殯葬論壇--北市府糟蹋民眾愛心助喪捐款初衷 

《葬禮》---------三月

五月的天很藍,爽朗得像漂洗過一般,空氣是經過了雨與冰雹的過濾後純靜的一塵不染,這樣好的天氣舉行這樣一個葬禮是最合適不過的了,如同古時一個樂痴在扶琴前必要淨了身熏了香對琴拜了又拜方才小心而莊重地彈一曲,這讓我的心情好了許多。

是的,我想舉行一個葬禮,一個很隆重的卻只有我一個人參加的葬禮。我必須要這樣做,為自己也為你,為那些純情的歲月,為那些不堪回首的往事,為了那些崇高致尚的愛情,為了那些苦不堪言的相思,為了所有所有的一切,我一定要舉行這個葬禮。

如果你要問我去做什麼,我會說去參加一個宴會一個曠世的千古也難逢的盛宴。這場盛宴已前無古人也必將後無來者,只是我深愛的你無緣參加,這是件多麼大的憾事。

可我是知道的,你什麼也不會問,不會問我去做什麼,不會問我為何這般鄭重其事的樣子,為何梳一絲也不亂的髮髻,而平時的我總是長發飛揚,為何一身黑色的葬禮服卻捧一束盛開的玫瑰。你是不會問什麼的。什麼也不會問......

如果你真的要問,我一定會露出破綻,我微笑的眼裡依然會有淚光閃爍,但你不會再意的,你不會再意我的淚光一如不會再意那些個曾經的憔悴與悲哀,所以還是什麼都不問的好。你終於什麼也沒有問,只是微笑著並致意著如紳士般從我身邊走過,如同嗅一朵盛開的夜蘭花,然後嘆息著離開,不曾停留,你說我們都是過客,誰也不會挽留誰,誰也不會為誰停留。你說我們永遠是陌生的旅者,甚至在寒冷的夜裡我們也無法相互取暖,即使相互攙扶走一段最黑暗的路程,告別時也不會說再見。

都說女人如花,一生只為她愛的男人盛開一次,陽光下我嬌柔而嫵媚,艷麗而多情,黑夜裡潔白嬌嬈,暗香四溢,可是你微笑著走過,腳步沒有一絲的減慢,讓我這一生一次的花期開得如此寂寞。

我尋著你的踪影,輕輕地尾隨著你,收集著你的點點滴滴,你明亮的眼睛,你溫柔的微笑,你矯鍵的步履,你低首間的哀思,你回首間的悵惘我一點一點地將這些存入我的記憶裡漸漸充滿成為我生活的全部,這些你都不知道,你只是一個過客,一個步履匆匆的行者,你說你只是上帝的臣民一個罪人,你罪孽深重罪不可赦,你說你這輩子已無法停留。前方的路程是個未知數,你必須走下去,儘管結局已定。

微笑裡,我們相互深深俯首。

只是這段感情怎麼辦?它越積越厚越壓越沉,我已喘不過氣來,我如同背著一個沉重的十字架,雲端的上帝也只是輕輕嘆口氣。我已找不到可以交付的人,也無法隨意丟棄。不捨得啊,我怎麼能捨得呢?是捨了性命也不捨得丟棄的。儘管雲端的上帝也幫不了我。

我知道的,我是知道的,你並不想傷害我,只是無法接受,你微笑著繼續上路,我只好背著這段感情繼續徘徊,我徘徊在你的眼前,遊走於你的身後,你微笑地看著我,輕輕地嘆息著,嘆息聲很沉很沉,在暗夜裡漸漸凝結成露珠,佈滿整個夜空,只眨了下眼就飄起了綿綿無盡的細雨。我在雨中漫步低吟,徜徉在這個個愁苦季節裡。身上的包袱越發沉重了,漸漸將我壓得抬不起頭直不起腰,唯有聲聲嘆息。

殘花遍野。

風總是很輕很柔,如你給我的安慰,卻託不起我的沉重的心,陽光也是這般燦爛而嫵媚,如你的微笑,卻照射不進去我日漸腐爛的心。

我日漸單薄削瘦,如一個憂怨的婦人,終日輕輕淺淺地唱著一首無字的歌,深情的、無奈的、曖昧的、固執的因而是甘願放棄一切的堅持與絕望著,無人能懂。

顧影自憐,披一身暗淡的月光獨自吟唱。沒有埋怨,沒有愁苦,只有心甘情願的無奈罷了。


我如三月裡的桃花,開遍你來時的路上,傳說嫵媚的花朵可以很輕易地捕獲溫柔的眼睛,然後是是整個人整個心。你的眼睛是溫柔的,卻只是輕輕從我的身上輕輕飄過。讓風情萬種的我始終獨自起舞,輕輕歌唱。我知道你並不是吝嗇,你只是不愛。一任花瓣零落你走過的路。屍橫遍野。

還有什麼是比這更淒涼的呢?夜一定感覺到我的憂鬱了吧,這冰冷的憂鬱是一轉身就能落下的淚。暗夜裡露珠漫天。

我聽到你的深深的嘆息聲了,幽幽的;我看到你的溫柔的笑容了,無奈而曖昧的。我有什麼不好呢?絕望的堅持已讓你的笑容日漸模糊。你有什麼好呢?讓我甘願放棄一切地深深地迷戀著。

迷戀一個人總是這樣的絕望嗎?睜開眼睛世界是你,閉上眼睛你是世界,還是唱首歌吧,唱一首柔柔的喪歌,在晨霧迷漫的清晨,在波光蕩漾的蓮花池邊,在鋪滿落花的小徑上,在清冷迷離的暗夜裡,暖昧而流漣,來埋葬這段清澈如水的感情,深深地,如同葬我。

從此我們在各自的世界裡了,你走你的路而我不再將你守望,從此我的世界不再有花季,不會有暗香淒迷,從此暗夜裡不再有我冷冷的曖昧的
歌聲,世界也將會充滿陽光。

除了除了某些個潮濕的夜。

 
用LINE傳送






















◆美國得來速喪禮


COPYRIGHT 2009‧本站所有圖文皆受著作權法所保護‧轉載請註明出處
三月春雨有限公司 TEL:04-2378-0123│E-MAIL:service@sycy.com.tw